抹茶

新人文手||杀网 网舞一生推||立海全员赛高||冰帝全员赛高||82 宍凤 柳切 真幸 可逆不拆 忍岳不逆不拆

单抽很多次了终于!白石!!!

「柳生仁」狐狸和猫有共同之处6

注 ooc会有 柳生仁 柳切 木手x文太

小甜饼出没,后面有车。

文笔不好,不定期更文,看心情、灵感以及时间。

可以接受的话,祝食用愉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 关上电脑的仁王一头倒在了床上。昏黄的光线也渐渐变暗,窗户也模糊了起来。电脑旁还有拆了封的信。微弱的光轻轻扫在信纸上,浅色信纸愈显清透,无意间的念头撩拨着仁王的心。

  不知过了多久,月光轻扫在仁王微皱的眉头上。终于睁眼的仁王起身。

  “月亮,好亮啊。puri~”

 

  柳生盯着屏幕上的一行字。

  是仁王发来的。

  “你有那个叫做悠的女生的联系方式吗?”

  不清楚仁王的语气。

  不对,这个家伙一直都是意料之外的。有时候柳生以为自己已经看穿了他的全部,但接下来眼前的人却仍旧被迷雾环绕。好像听到这个人的呼唤,伸手却发现那只是自己的臆想。这个人不曾存在于眼前。

  推了推眼镜,柳生从一旁如小山的文件书籍中找出了学生会的通讯录,指尖在键盘敲下了一堆数字就这么发给了仁王。

  一如既往的简洁呢。仁王想着。

  “pupina?”

  想着那天回去的路上悠说希望有一件事请自己一定要帮忙,柳生突然觉得头疼。

  “你不会做骚扰女生的无聊的事情,我自然不担心。”没有继续追问,对方也没有继续发来消息。


  但柳生好奇。

  好奇到整个心都痒痒。

  好奇仁王会怎么做。


  虽说预料到了告白信一类的东西,仁王没想到这个女生竟然天然开朗到最后写了一句“如果前辈有喜欢的人,我可以帮你攻略的!”旁边还有画的一个吐着舌头的可爱头像。


  “大大咧咧的完全不像个女生嘛。”读完整封信的仁王满脑子都是这个想法。


  仁王拿起笔,借着月光找到了信封和纸,啪嗒一声打开了台灯。

  疏疏的声音是笔尖与纸张的厮磨耳语,偶尔间断的声音将轻重交织的摩擦声断出了节奏。拿惯了球拍的手轻捻着纸张,折了三折,轻巧的伸进微微鼓起的信封中。双手的灵巧在仁王这一系列的动作中展露无遗。

  做完这些后,仁王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

  “明天真让人期待呢。”


  处理完一切事务的柳生,将身体浸入于温泉水那一刻的想法也如此。


  幸村看着手机上接连的几条消息,一一做了回复。事毕,手机被幸村随意搁置在旁。披着薄衫又进了阳台,月光下的花让心绪莫名平静下来,最近的事情多多少少让幸村的眉间沾染上了烦扰的情绪。

  “果然还是在意他们的关系呢。”

  “明天……”


  “对了对了,前辈,你之前跟我说的话还没有说完呢,我没想明白啊。”赤也一边刷牙一边用含糊不清的口齿问着柳莲二。

  梳洗完的莲二换上了一件干爽的白色睡衣,从背后轻轻的搂住赤也,脸颊也轻轻的凑到跟前,在赤也的耳边细细说到,“仁王和柳生……可能以后的关系不止是普通朋友哦。”

  “唔!?真的假的?!”赤也一口水喷了出来。莲二看着赤也过于惊讶的反应轻笑出声,“根据我的数据来看会是这样。不过数据并不能够准确的预知感情这种东西。”赤也用毛巾擦了擦嘴后继续问道。

  “那,部长他们知道吗?”

  “精市的话,应该已经察觉了一些了吧。”

  “欸!?”赤也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也瞒不住幸村。

  “那……?”

  “你是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吧。”被柳盯着的赤也,像是被浴室氤氲的水汽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。看着这样的赤也,柳此刻忍不住轻啄一下刚刚留下的痕迹,舌尖似有若无的轻划过脖颈与锁骨。突然的亲吻让赤也浑身抖了一下。看着赤也的反应,柳微微露出了一种得逞的表情,说到,“本来就没有什么想隐瞒的,不过还没有到时间说明这些。”

  “明天,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。”

  


  丸井此时躺在床上,一会儿翻个身,一会儿解开手机锁屏。 

  就是无法平静。

  丸井这么想到。

  从今天部活突然宣布一起去冲绳参加夏日祭到现在已经是深夜,丸井房间里的灯仍然亮着——稀稀疏疏的灯火之一。

  床边散落着pocky,明明是限定版,随便吃了几口的丸井抬起手臂,死死地盯着手中的光亮。

  “奇天烈这家伙……”

  对话框显示的是半小时前的消息。两人间的聊天有一搭没一搭,丸井觉得木手漫不经心的,好像忙到没有时间搭理自己。

  在丸井看来,木手对于自己可能来冲绳的态度很平淡,甚至并没有就这个话题深入的讨论下去。消息都是隔很久回复一两句。



  “难道,之前都是我的……错觉吗?”

  想到之前两个人的关系,无论是平日发消息还是偶尔出门见面,都不同于现在的。

  

  丸井突然觉得自己对于木手不过是被随意搁置在一边的pocky了。

  可真是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想法。

  “冲绳……还是,不去更好一些吧?”丸井喃喃道。

  实在不想走在见证过两人背影的街上。

  “明天……跟幸村请假吧……”

  

  “喂喂永四郎,你在听吗?”平古场用手拍了拍木手的肩膀,木手这才回过神来轻咳两声。右手推了推眼镜,说到“继续,下一题。”

  “你这家伙,真的没事儿吗?下午开始一直都心不在焉的。”平古场皱着眉头鼓了鼓嘴,继续说道,“刚刚你就在问其他人最近哪里有限定甜品啊,哪里有做甜品的材料啊,这么说来……永四郎你不会是!”平古场心中的想法不敢说出,因为他怕永四郎真的会这么做。


  “难道永四郎要开发新的苦瓜料理!?”电话另一头的甲斐的声音震的平古场耳朵有些疼。“喂喂,小点声啦!这是我的猜测啦,那家伙,平时就热衷于苦瓜。我可不想他趁着补课让我吃那种料理啊!”

  没等平古场跟着甲斐说完,永四郎已经悄无声息的移动到平古场身旁,“平古场,这是你今天的苦瓜汁。”拍了拍平古场的肩,木手说到。

  “诶?!为什么突然给我灌苦瓜汁!”

  无视了平古场的大声抱怨,木手一副“我是为你好,身为冲绳人赶紧给我喝下去,我会看着你喝完最后一滴。”的表情盯着平古场。眼看着木手的背景都变成了黑紫色,平古场闭上了眼睛。

  “来吧!苦瓜汁!”

  “咕噜咕噜……”

  在平古场闭着眼睛和一大杯饱含着部长对正选的“满满关心和爱意”的苦瓜汁斗争的时候,木手盯着手机屏幕,眼底闪过一丝温柔。

  “丸井君,你究竟会不会来呢?”

  “明天……”

  
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昨晚开起了看不出是柳切的柳切车

【柳生仁】狐狸和猫有共同之处5

注 ooc会有 柳生仁 柳切 木手x文太
小甜饼出没,后面有车。
文笔不好,不定期更文,看心情、灵感以及时间。
可以接受的话,祝食用愉快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本停车场内有一辆自行车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到了会议室门口,柳生冲里面扫了一眼,除了幸村和真田,其他的几个人已经出现。丸井照常和赤也联机打着游戏,一旁的桑原冲着柳生他们耸了耸肩。“赤也,你再继续玩下去的话,被弦一郎铁拳制裁的概率是85.3%”听到莲二的声音,赤也立刻将游戏机藏在身后,慌忙间四处扫视着真田的身影。
“puri~”仁王冲着赤也挑了挑眉,“骗你的~”
“真是!仁王前辈!!!都怪你我已经输了!”听着赤也生气地大叫,仁王立刻将头转向看着窗外吹着口哨。与此同时,门口传来了清脆的声音,“什么事这么吵?”幸村跟着真田的身后出现在会议室门旁,“赤也!太松懈了!罚你手抄学生手册第三章第十条一百遍!”“诶?!明明是!”一旁的柳起身冲幸村微点头,“幸村。”一只手悄悄拦住了赤也,将桌子上的本子递给了幸村。
冲着柳点头作为回应,接过本子的幸村坐在弦一郎的身旁,冲着已经入座的各个正选成员说道,“各位知道即将到来的夏日祭吧……”


会议结束后,幸村冲着仁王招了招手,“仁王,要一起回去吗?”被幸村招呼的仁王愣了一下,“pupina~”双手插进口袋的仁王经过柳生的身边时看了柳生一眼,冲幸村笑着走了过去。
走在路上的仁王数着街边的牌子,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幸村聊着天。
“对了,仁王,刚刚说的提议,你觉得如何?”
“嗯?去冲绳过夏日祭的提议?”顿了顿,仁王说道,“不错。”
“仁王就没有什么想法吗?”幸村笑着冲仁王说。
“如果文太能够因此不总是在说话的时候走神,我还是挺开心的。”仁王想到了刚刚会议说出夏日祭的计划地点时文太惊讶的反应,笑着叹了口气。“那,仁王要一起去吗?”毕竟是提案,并不是强制参加的活动。加上现在是暑假,而且冲绳离神奈川也不是很近,绕是幸村和柳,在统计人数和寻找住宿地点方面也有些头疼。“说来,仁王,以前的修学旅行,你曾经单独在冲绳多留了几天吧?”幸村冲仁王笑了笑,灵动的深蓝双眸让仁王愣住,可仁王怎么觉得有着这笑容后的幸村的头上露出了两个恶魔角。

回到家的仁王打开了电脑,一边查找着以前留存的记录资料,一边打开了和柳的消息对话框。
“仁王你被精市拜托了的概率是68%”看着屏幕上多出的一行字,仁王抽了抽嘴角,敲下了一行,“不过我猜军师你,现在的麻烦事不止这些吧?puri~”
屏幕上属于仁王独特的口癖和附加的狐狸表情让莲二挑了眉,随即目光落在了对面正在埋头写着英语的赤也身上。
赤也的眉头在皱着,专注地盯着面前的一行行字母,“欸…这个空……选A还是C呢……柳前辈…!”正当柳要提醒赤也不要离书那么近的时候,赤也猛地抬头正好对上柳的目光。随着这一动作,两个人间的空气也被夏日染上了一层浮动的燥热。柳仔细地看着赤也,因为埋头思考,赤也的鼻尖上有一层细细的汗珠,双眸里有着属于他的独特的闪耀,就像阳光下的琥珀一样。白色的衬衫被汗所润湿,贴在尚未成熟但却隐约有着成年人身形的赤也身上。因为天气而解至胸前的衬衫口子遮掩不住本就白皙的肌肤。在柳看来,面前的整个人身上的清爽气息都被阳光所点热。柳的睫毛也停止了扇动。窗外昏黄的光晕染着柳的视线。



“好像是在梦中一样。”



突然面前的人动了动,离柳近了一些。赤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靠近面前的这位学长,但是他的睫毛和其后的棕色眸子好美,温柔的好像能容下自己的一切,就像是——温柔融化开的巧克力一样,丝滑柔软的触感却能牢牢牵绕住赤也,带着若有若无的甜腻香气。喉结滚动,赤也忍不住吻上了柳的唇。嘴唇摩挲着,柳的双唇不似赤也所感受到的香甜,唇齿间还残留着茶的淡淡的苦涩。灵巧的舌尖企图撬开柳的牙一探究竟。“柳前辈…一定有着我想要的香甜。”这么想着的赤也,起身靠近柳,手也不禁紧扣住柳的肩,生怕柳挣脱。被赤也的这一系列举动惊到的柳,睁着双眼却没有反抗的动作,任着面前的少年探索自己。
“叮——”突然传来的提示音让柳立刻回过神来,在键盘上的手动了动,抵住了赤也的胸膛。可赤也的吻来势汹汹,感受到了胸口上传来的属于柳的温度,不想就这么中止的赤也小孩子气的发了狠劲儿,舌头不断的在属于柳的领地横冲直撞着。一只手轻轻的按住了柳的后背,没有给柳多余的时间喘息。“唔……!”柳使劲儿地推开了赤也,“赤也!你……”赤也湿湿的嘴角还带着一丝晶莹,眨了眨因为情欲而朦胧的双眼,“柳前辈……?”
柳的耳尖红红的,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平复着被赤也勾起的欲望。“这种事情还是等到晚上吧,我现在还要处理夏日祭的计划,你不是已经期待好久了?”“那!那我去冰箱里给前辈拿西瓜和饮料!”本来被柳拒绝的赤也的眼睛重新亮了起来,很快的就跑开了。
“真是……”拇指和食指捏了捏自己的嘴唇,棕色的眸子也变得深邃了起来。柳笑着给仁王回了一句,“总是有小孩子一样的可爱家伙让人操心。”
看着半天才回了一句的话,仁王沉默住了,手指随意的敲了敲键盘。

“真是出乎意料的喜欢照顾‘小孩子’啊。”

“资料已经发给你了puri~”说着仁王的头像暗了下去。柳皱了下眉,轻轻摇了摇头,点开了仁王发来的资料,一行一行的浏览着。突然柔软的触感骚动着柳的颈后,“前辈……”赤也低着头轻轻抵着柳。合上了电脑,柳问到,“和家里人说了吗?”赤也撒娇地蹭了蹭柳,贴近柳的耳朵,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开心,“说了……他们出差,还说要我不要给前辈添麻烦呢……”从背后靠着柳,“真是……怎么能叫添麻烦呢,明明我也有帮前辈做家务一类的……”柳轻轻的笑了,看来今晚要给赤也特殊的奖励呢。“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住,赤也来陪我,这房间反倒有家的归属感呢。”“对吧对吧柳前辈,以后我经常来找你!”说着开心的搂住柳,赤也嘿嘿地傻笑着。“啊对了前辈,快点吃冰镇西瓜吧!我特意买来给前辈的!”

柳笑着起身,跟着赤也的身影,“不知道接下来仁王会怎么做呢?”

虽然我是一个文手,但我写文是为了自己开心,自己给自己产粮吃的。更新频率是根据生活中的安排来的。我不是靠这个挣钱的,不是理所应当被人追着更文的。你是我的甲方吗?????

昨晚把和我老婆说的脑洞码出来了一个大概,临睡前又在这个基础上扩写了一下,明明说好不开车的,被她说这低速车开的猝不及防hhhhh
今早再醒来重新看 可能脑补了很多次就觉得没有码字时的那种感觉了
大概在两章之后才会到昨晚的脑洞车
第一次写文的艰难长路啊

今天重温了一下仁王迹部双打的那集,ED看到这个,真的是……对丸井是什么样的感情啊桑原小哥哥

感冒迷迷糊糊的 看看书 写写笔记 晕晕的吃着药
听到这首歌一下子醒了过来